子宮切除術-什麼病必需非切除不可?

絕對必須切除子宮才算治癒的婦科疾病並不多,多以婦科惡性腫瘤為主。第一個病就是台灣婦女健康的頭號殺手-子宮頸癌,幾乎所有第一期以上的子宮頸癌都必須切除子宮,這種手術叫做“子宮根除術”,還包括骨盆腔淋巴的摘除,手術的範圍,耗費的時間都比一般的“子宮切除術”來的大又久。只有兩種情形例外:一是所有子宮頸零期癌(亦稱原位癌)患者和少數第一期上(顯微侵犯性)的子宮頸癌患者若尚未生育子女,可以單純的以“子宮頸圓錐切除術”達成治療目的。二是第三期以上的子宮頸癌多以放射治療為主,雖保留了子宮,但經過放射線治療後,子宮和卵巢的功能已名存實亡了。…

日前台灣醫改會公佈了民國八十九年的一項統計資料顯示台灣一年大約有兩萬五千位婦女接受子宮切除手術,其中四千七百例是屬於不當切除,所以算一算一天大約有13 位婦女被所謂“不肖”醫師摘除了象徵女性圖騰的子宮。我們不禁要問究竟是什麼樣的婦科疾病必須非將子宮摘除不可?什麼又叫做“選擇性的子宮切除手術”?在今日全世界幾乎所有的外科手術都逐漸趨向保守,許多所謂的“器官保留性”手術已蔚為風潮,在台灣的婦科醫師也盡心盡力的跟上,甚至開創這種風潮,突然聽聞這種對醫界的嚴厲批判,似乎覺得有加強醫病之間相互溝通的必要,當然,醫改會強調的“手術同意書修正”也是溝通上重要的一環。

絕對必須切除子宮才算治癒的婦科疾病並不多,多以婦科惡性腫瘤為主。第一個病就是台灣婦女健康的頭號殺手-子宮頸癌,幾乎所有第一期以上的子宮頸癌都必須切除子宮,這種手術叫做“子宮根除術”,還包括骨盆腔淋巴的摘除,手術的範圍,耗費的時間都比一般的“子宮切除術”來的大又久。只有兩種情形例外:一是所有子宮頸零期癌(亦稱原位癌)患者和少數第一期上(顯微侵犯性)的子宮頸癌患者若尚未生育子女,可以單純的以“子宮頸圓錐切除術”達成治療目的。二是第三期以上的子宮頸癌多以放射治療為主,雖保留了子宮,但經過放射線治療後,子宮和卵巢的功能已名存實亡了。第二個病是西方婦女較好發的子宮癌,其中多是子宮內膜癌,近年來似乎在台灣也有逐漸上揚的趨勢,這種癌症不管是第幾期都必須接受全部子宮和兩側卵巢切除手術,甚至骨盆腔的淋巴和主動脈淋巴也必須同時摘除,主要的原因是這種癌症的分期必須依靠手術後的結果來區分,所以叫做“手術分期”,換言之,只有在手術後才能知道他的癌症分期屬於第幾期,也才確定是否要安排後續的輔助性化學或放射治療,同時評估患者未來的預後。第三個病是卵巢癌,這是一種相當可怕的癌症,它有點像胰臟癌,由於卵巢和胰臟都位居身體內部深層,早期多無症狀,所以一旦發現卵巢癌時 70%~80 %多屬於末期患者。由於卵巢癌的分期也是依靠“手術分期”,也就是唯有在手術治療後才能夠視狀況在安排化學治療和評估未來的預後。手術治療包括全子宮和雙側卵巢的切除、以及盲腸、大網膜和淋巴的摘除等,最重要的是務必在手術時儘可能將癌症組織清除的越徹底越好,剩下的就交由化學治療來克服。當然也有例外,少數未曾生育過的第一期癌症患者可以在切除有惡性腫瘤的單側卵巢後,保有子宮和另一側正常卵巢,留住一線“生機”。曾經有一位 23 歲患者雖歷經兩次手術、四次化療,一年後卻順利懷孕,接連生下兩女,這種的圓滿結局應是癌症“早期發現,及早治癒”的最佳寫照。

除了以上三種婦科常見的惡性腫瘤必須切除子宮外,其實大部分的良性子宮病變,若選擇切除子宮來治療,都只能說是“選擇性的子宮切除手術”,因為即使不切除也不致於會威脅到患者的生命,而且要治療這些子宮良性病變,除了切除子宮外,也有其它選擇。近十年來許多婦科醫療技術的突破都逐漸採取較保守的外科手術方法來治療子宮的病變,冀望減少手術的破壞性,免於摘除子宮。像是利用腹腔鏡或子宮鏡切除子宮肌瘤;子宮動脈阻斷(或栓塞)治療子宮肌瘤;合併手術切除和藥物( GnRHa )治療子宮肌腺瘤等等。經過這些年的努力,全世界的婦科醫師已經逐漸揚棄了過去治療子宮病變唯一的選擇-子宮切除術,可惜的是由於這些醫療技術的改革歷時未久,在一般醫界仍未普及,所以一般婦女大眾更感覺陌生,但是肯定在未來的一、二十年將逐漸普及化,屆時不只在台灣,甚至相信全世界的子宮切除手術都會逐漸式微。但是今天仍有少數良性的子宮病變必要時也必須考慮子宮切除術來治療,這種情況多是病程拖的太久,誤了治癒的先機。像是極度嚴重的子宮肌腺瘤(症),因為子宮至少二分之一以上的組織遭到肌腺症所破壞,所以即使留下部分子宮也未必具有正常功能。日後若能加強一般婦女大眾對這些疾病的認知儘早針對早期子宮破壞尚不嚴重的患者及早擬定治療對策,手術時不但保留子宮,甚至維繫生育能力都不再是奢望。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